大赢家心水论坛没有苏芒的芭莎慈善夜明星该不


发布时间: 2020-01-29

  上周末,时尚芭莎“悄然”拉开帷幕,大众看到最多的热搜是#芭莎合影没人敢站C位#。相较2017年芭莎慈善夜久居微博热搜、登顶各种娱乐八卦头条的盛况,今年荒凉和萧条尽收眼底。

  眼尖的小影(ID:maoyingtv)发现,创办“慈善芭莎夜”并当了15届女主人的苏芒女士,自2018年5月从时尚芭莎辞职后,不仅没有出席,还没有发过任意一条关于2019年慈善芭莎夜的微博,就像这件事从头到尾没发生过一样,与她的顶级朋友圈一起消失了。

  这届首先输在了明星阵容。作为“时尚界的春晚”,往年大半个娱乐圈明星齐聚一堂,光是明星之间争奇斗艳话题就格外精彩。“四旦双冰”合体,鹿晗、TFboys等顶级流量同框出席,成龙、冯小刚等大佬嘉宾捧场,眼花缭乱堪比春晚。而今年四旦双冰一个没来,全靠肖战、杨紫、易烊千玺等当红流量撑场,明星阵容引发网友群嘲。在播出平台上,2014年-2018年,浙江卫视作为电视直播平台,却在今年悄悄退出,慈善芭莎夜变成爱奇艺全网独家直播。

  唱唱跳跳的芭莎慈善夜,流量明星和粉丝成了主角,慈善却成了配角。诡异的是,2003年发起首次慈善芭莎夜至2018年的16年,“慈善芭莎夜”从未没有公开售票,但2019年却首次在大麦网上卖起了票。晚会形式也由16年“慈善竞拍”改为“工体演唱会”。因为流量明星是当晚重头,粉丝被准许入场,与节目、嘉宾阵容荒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门票预售便被秒空的盛况。

  连女星里面唯一大花舒淇也要靠发肖战表演照片在微博刷存在感,张靓颖则发了6张精修图,配文“我瘦了”,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参加的是一个举办了17年,因慈善募捐而来的大型活动。而谁又曾记得,这场风风火火的“明星见面会”曾在2007年得到中国民政部颁发的“国家慈善最高奖——2007年度中华慈善奖”,还在2008年将苏芒送上奥运火炬手的荣光。

  今年慈善募款也是八年来最低,从2017年的破亿,今年急剧下滑到2000多万,且以不公布捐款明细的方式告终。

  2019年慈善芭莎夜变成了一场与其他各种年终颁奖一样的秀场,这场秀场有流量明星却没有流量。写到这里,大概也能知道,为啥所有的明星都不愿意抢占C位。因为他们深知这个走过场的晚会,除了给他们多一次穿上礼服走红毯的机会,其他什么影响力也不会带来,所以全场明星像商量好了似的,不愿意冒2017年#张韶涵抢C位#被舆论攻击的风险。

  而风景那边独好的是纯外资GQ的十周年盛典,男艺人年轻的有蔡徐坤、张艺兴、邓伦、易烊千玺、王一博、刘昊然等,年纪大的有陈凯歌、梁朝伟、陈奕迅、胡歌、冯唐、李宁、王景春、侯鸿亮、何炅、张亚东、朱一龙、李现等,女嘉宾则有李宇春、大赢家心水论坛!anglebaby、李冰冰、KK等,可谓风头无两。

  芭莎慈善夜借慈善名义打造的隐形“名利场”,到了GQ这里成了“名利场回眸”的摄影策划,直接、露骨、高级又成功。

  但当网友将2019年芭莎慈善夜的荒凉归结为苏芒离职,又太片面了些。谁都不要忘记2018年娱乐圈经历了啥,范冰冰偷税漏税风波的血雨腥风让整个娱乐圈被动学会了低调。大明星忙着补税,小明星忙着等活儿。像明道这样量级的都一整年接不到戏,只能上《演员请就位》这样的综艺表演。

  影视寒冬、娱乐圈补税及苏芒离职、以及时尚集团内斗、纸刊杂志式微等还都只是“芭莎慈善夜”走下坡路面上的原因,本质上还是在中国时尚圈过于肤浅,它配不上慈善事业。

  苏芒时期的中国时尚事业尚可以用强大明星朋友圈粉饰太平,但一旦丢掉这些面子的东西,背后深层次的短板立刻就浮现出来了。

  很难想象,为什么“时尚圈”这个词在百度百科还有一个专门的词条。极简化意义是“时尚就是短时间里一些人所崇尚的生活”。

  而中国时尚圈在近几年基本上印象就是#雷人造型#、#红毯#、#明星机场摆拍#、#杂志封面#。而中国时尚大魔头的“苏芒们”,这十几年最大的作用就是在中国传播了一条时尚理念:奢侈品才是时尚。鼓励女性释放欲望,购买奢侈品牌显示社会地位。

  大张伟参加一档时尚圈综艺的时候有段吐槽特别高级,大概是表达了下对时尚圈“作妖凹造型”的不理解。有人总结大概意思为:时尚圈是有“阶级”的,买得起搭不好被骂“土豪”,买不起搭配好被骂“穷鬼”,买不起又不会搭会被骂“没品”,想要永远不出错的“时髦精”真的好难。造型师圈子里博出位的多、会造型的少。博出位的结果可能是一炮而红,但一不小心就变成了时尚灾难和时尚泥石流。

  对于苏芒任职的时尚集团而言,时尚就是“买”和“卖”。时尚杂志存在的意义就是以时尚和明星为名,卖奢侈品广告。即使如今已从时尚芭莎辞职,不到一个月前,10月23日,苏芒微博还点赞“苏芒全国后援会”的一条【芒·语录】,还带一条话题#苏芒说#:时尚不是满足需求,而是创造欲望,是多元化体现。紧接着配了一张自己的网红照片。

  从事时尚事业20多年,到现在苏芒的价值观念里,“创造欲望”依然是自己是时尚的定义,而创造欲望就是“买买买”,再也没有其他了。

  而她这批依托时尚集团杂志成长起来的代表人物早已抵不过互联网革命下的时尚变迁。《时尚芭莎》本身依据广告赚钱,但纸质刊物没落,奢侈品广告早已不能满足经营压力。事实是,很多从事时尚编辑工作的白领,叫着Amada、Lily、Selina的英文名字,背着Prada包包,坐在国贸CBD高格调的写字楼里、说着中英夹杂的潮流语系、手上经手着奢侈品大牌广告,却拿着几千块钱的月薪。

  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企查查显示,2018年11月,《时尚芭莎》还因刊发《白敬亭告白水润、守护清泉肌》化妆品广告中使用了“长期使用这里的清泉,不仅能促进血液循环,提升肌肤免疫力,更能修复炎 症”、“为肌肤补钙,能加速肌肤屏障功能的恢复,阻止水分流失 ,镇定消炎”等用语被行政处罚。原因是违反《广告法》第十七条:除 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广告外,禁止其他任何广告涉及疾病治疗功 能,并不得使用医疗用语或者易使推销的商品与药品、医疗器械相混淆的用语的行为。

  这个事情本身是时尚杂志经营经营捉襟见肘的缩影,他们不仅要接除了大牌之外的小广告,还要接受带有误导性的广告文案。而彼岸GQ为什么能有如此大的影响力,本质上是得益于新媒体的火爆。

  而苏芒的时尚理念早就被群嘲过,她得不到真正上流社会的认同,甚至经常引发嘲笑。洪晃和潘石屹老婆张欣是其中的代表。

  洪晃曾这样评价苏芒:她个人和她的杂志都是中国bling bling时代的代表,但是这种所谓特别腐败奢华的时期,实际上是把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带到一个歧路上,那既不是我们的传统,也不是国外最好、最有品味、最政治正确的一种生活方式。但是这个是她和她的杂志鼓吹的生活方式。

  紧接着洪晃补充解释了这种鼓吹的生活方式:“他们所推崇的就是那种奢华,花灯酒绿,天天派对,一定要怎么穿什么衣服、什么牌子的鞋,实际上是很虚荣的一种感觉……我完全支持它的存在,只是说这不是我欣赏的。但她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出版人,也是一个非常好的编辑,因为她的的确确把这些物质小姐的东西推崇的非常到位。她的能力我是非常佩服的,她的观点我是坚决不同意的”。

  苏芒在接受鲁豫采访中表示,自己坚决不在冬天穿秋裤,同时在纽约出差时以穿秋裤会被白人鄙视为由制止同事穿秋裤,这件事让“秋裤”彻底变成了网红词汇。此外她还曾说过,如果中国女孩出国度假只带一套泳衣,会被嘲笑为“度假处女”。

  还有件趣事是,2017年,邓文迪的一场私人party中,邀请了洪晃、张欣、李冰冰、苏芒等时尚圈名媛,苏芒发布的照片中故意裁掉了张欣和洪晃两人,洪晃转发调侃说颜值不配外露,张欣随即补枪说,当时两人正因为聊到洪晃小说《张大小姐》笑的表情狰狞。而这本书是洪晃写来Diss苏芒的。

  中间有一段直接写:“中国时尚圈已经不坐凳子,改坐大腿”了,正是暗指在一次活动上,马云、史玉柱、潘石屹等大老板合照时,苏芒坐在张欣老公潘石屹大腿上并被潘搂腰的照片。

  回顾苏芒的职场,基本上是一本如《穿普拉达的女王》的励志奋斗史,她从一个月薪800的小编辑一直做到了时尚集团总裁的位置。这也是洪晃认可其业务能力的一点。但与母亲是中国名媛章含之,父亲是著名学者洪君彦,继父为著名外交官乔冠华,前夫之一为陈凯歌的名门世家之女洪晃相比,苏芒的原生家庭简直不值一提,她朴素的时尚观简直只有被吊打的份。

  不能否认的是,苏芒成功的一点是将自己打造成了衡量明星名气的尺子和土味明星们进入时尚圈的通道。她打造的“芭莎慈善夜”,本质上是,慈善是穿着华服的明星的入场券,而能否与苏芒成为好朋友,成为明星能否顺利进入时尚圈并接到奢侈品代言的捷径。因而你可以看到筹款最多的2017年芭莎慈善夜上,苏芒像醉酒似的在全场吆喝,随意指挥明星站位和蹲起,要被网友骂到要连说6个对不起终结。

  随着苏芒的辞职,这条捷径随之不复存在,“慈善”这张门票的价值也荡然无存。四旦双冰当然不是把苏芒当朋友才不去出席,而是不划算了。

  所以,不用怀念苏芒,属于苏芒们的时代早已过去,现在是时尚圈的真空时间,新的定义者还没有到来。

  苏芒从时尚芭莎离职的理由是回归生活,照顾生病的家人。接替她位置的是时尚集团总裁刘江,而不到一年,刘江就病逝,整个时尚集团三派势力内斗堪比《都挺好》中蒙家夺权,到现在都还没终结。不证自明,苏芒是被迫离开自己引以为傲的名利场的。

  而苏芒目前微博认证是“前时尚集团总裁、《时尚芭莎》总编辑、“芭莎明星慈善夜”创办人”,没有新的身份。

  从辞职后的苏芒可以看到,她最大的理想应该是当明星,而不是老板。自己点赞最多的是上文提到过的“苏芒全国后援会”,里面是苏芒各种语录,转发和评论基本没有,前两年动不动发出的明星合照变成了偶尔的微博互动,而自己微博内容也多是精修艺术照,像极了十八线网红的生活。

  但时尚圈还是有极其渴望替代苏芒人设的人的,比如GQ的唐杰。被员工爆出在GQ十周年庆典过程中,唐杰强制要求明星微博必须@唐杰本人微博,如果不照做就拉黑艺人,他还买了100万微博僵尸粉,买互动,打造时尚圈名媛人设。即使是现在,百度搜索GQ十周年庆典,排名前四中的通稿中均是唐杰露骨的个人PR稿件。

  然而随着内部员工的举报,唐杰跌落的比想象中快。他想成为下一个苏芒,但是时尚圈实际上早已不需要苏芒。

  慈善再也没法给中国时尚圈外衣了,中国时尚届需要的是在物欲横流中找到时尚存在的更深刻意义,这恐怕还需要娱乐圈和时尚圈更有文化一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本港台即时开奖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188144现场报码| 香港特马网站| 六合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开码现场结果| 财神六合网| 香港正牌挂牌图| 白小姐抓码王彩图| 香港跑狗论坛玄机图跑狗网| 天下彩免费资料大全手机报码| www.91399.com| kj138本港台现场报码| 香港马会搅珠结果|